行业类别

  • 早教
  • 幼儿园
  • 托班教育
  • 婴幼儿游泳
  • 机器人教育
  • 艺术教育
  • 少儿编程
  • 素质教育
  • STEAM
  • 英语培训
  • 学科辅导
  • 作文培训
  • 课程加盟
  • 全部

投资金额

  • 投资金额
  • 1-10万
  • 10-30万
  • 30-50万
  • 50-100万
  • 100万以上
商家入驻
少儿编程赛道现状:资本火爆,市场仍在教育期
深度观察2018-06-25 10:05:38 406

来源:多知网  

今年六一儿童节期间,佟丽娅、张一山、李晨、周冬雨、范丞丞……一大波明星为“青少年学习编程”代言的视频在微博火了,而该活动是共青团中央组织的。

少儿编程领域从今年5月起就特别热闹,小码王、编程猫、VIPCODE等项目连续获得新一轮融资,有的项目融资额上亿元,且该领域新的创业公司涌现。

另一方面,一些大公司也开始看到了少儿编程的商机,做成人IT培训的上市公司达内2016年已有少儿编程教育品牌童程童美,K12教育机构猿辅导今年悄然推出了猿编程,而互联网公司巨头网易和今日头条也都在孵化相关产品,甚至一些A股公司也开始有所行动。

20180625083645442.jpeg

实际上,政策的东风去年就来了,先是浙江省确定Python进入浙江省信息技术高考,从2018年起浙江省信息技术教材编程语言将会从 VB 更换为Python;再是2017年国务院印发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中要求推广编程教育;到2018年1月,教育部将编程语言、算法等划入高中新课标;紧接着,教育部《教育信息化2.0行动计划》中,提出要提高中小学生和老师的信息技术素养。

政策层层推进,国家对编程教育的重视程度也愈加凸显。

此外,随着奥数因政策原因在各地遭遇“折戟”,家长的兴趣和观念也发生了转移,“编程要从娃娃抓起”开始被接受,“培养孩子思维能力”渐渐流行起来。

少儿编程领域在过去的一年里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,但实际上仍在起步阶段。

资本火爆,市场仍在教育期

一年前,如果有人对方方(化名)说要给她9岁的孩子报编程课,她会说:“报那玩意儿干嘛?听着就很无聊。”

但现在,方方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她会主动找人问“上哪家的编程课效果好”。

至于原因,她解释:“身边家的小孩子都开始学编程了,听说大点的孩子,学校也开了计算机课程,早点让孩子接触接触。“

“国务院出台文件,到各个地方教育厅调整课程设置,再到团中央组织明星呼吁大家要学编程,整个社会一起行动,对氛围养成是有好处的。但是,大部分民众的觉醒还是需要一定时间。“小码王创始人兼CEO王江有如是解读家长的转变。

今年5月3日,小码王完成了1.3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,这家从线下起家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对市场的感知较为直接。

“在家长方面,态度确实有了一些变化。“王江有告诉多知网:”以前对家长说学编程,他们通常会嗤之以鼻,觉得你想多了,而现在,你说后她开始认可了,但是,还没有到他们完全懂并主动买单的阶段。“

珺馨科技CTO、Hellocode的联合创始人罗飞在工作中也会接触到家长,他提到:“技术的家长更愿意让孩子学编程, 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教;而非技术人员的家长,感觉到培养孩子的思维模式更重要,而不是培养孩子的技能。今年教育部取消了奥数等加分项,现在家长就比较迷茫,开始思考让孩子学什么更重要,有的家长觉得培养思维更重要,而学编程是最好的方式之一。“

少儿编程平台编玩边学也体会到了家长态度与去年不同,其创始人兼CEO郝祥林转述了销售同事们的感受:“去年跟家长聊,他们大多都是在问‘Why(为什么学)’,而今年转变成了‘How(怎么学)’。“

另外,多知网获悉,编玩边学目前正在进行B轮融资,投资方均为一线知名机构,其中还包括一家战略投资方。

对产业环境的变化,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认为,政策是行业的关键变量,对行业有巨大促进作用。

环境的变化,资本的火热,促使编程猫今年6月完成新一轮3亿元的融资。

虽然多家公司纷纷融资,但在王江有看来:“现在只是资本火爆,市场还没有火爆,资本总是超前的,买的是未来,否则就输了,对于市场而言,当前仍需要教育用户“。

罗飞也持有相同观点:“跟美国来比,我们国家在编程方面的市场渗透率还是很低,仍处于初级阶段,还没有到火爆的程度。”

“今年比较好的是资方不需要教育了,以前资方看不懂,还得解释很久。现在,资本热起来后,也有利于市场教育。”罗飞说道。

资本进来后,验证了郝祥林对这个赛道价值的判断,但是,他也看到了消极的一面。

郝祥林分析:“教育育行业是慢的,然而,很多资本密集进来,就造成这个赛道有的玩家做事情已经变形,例如,有些公司只准备了一个月的课程,但却卖出了一年的学习包。此外,营销成本也在不断攀升。”

对于当前大热的少儿编程赛道,蓝湖资本很早就开始关注了,并且投资了VIPCODE的天使轮。今年6月1日,VIPCODE宣布完成了8500万元A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创新工场领投,软银中国跟投,天使轮投资方蓝湖资本和真格基金跟投。

少儿编程行业对于目前所处的阶段,蓝湖资本管理合伙人胡磊表示:“(大家)期望值很高,但可能会有一个回落的过程。家长究竟想通过编程让孩子学到什么,怎么衡量等关键问题,还有待验证。需要优秀的教育工作者,用踏实的工作和优秀的产品,来逐渐引导市场。”

模式探索: To  C还是To  B?线上or线下?

少儿编程市场离着充分竞争还很远,在资本火热的同时,各家公司都在打磨产品,完善服务体系,有的甚至在尝试调整业务方向。

20180625083744791.jpeg

从课程结构上来看,各家都大同小异,均有如下几种形式:初级课程以图形化编程为主,让学生学习图形化编程Scratch+;中级课程让学生学习Python基础编程;高级课程则是让学员学习Python进阶编程和C++语言。

1) To C还是To B?

不同的是有的客户面向C端,有的做B端,有的C端+B端都做。目前,大多数企业还是针对C端。

但是,从培训切入市场的编程猫2017年有一些战略调整。业务重心从C端转向B端,且逐渐削减其培训业务。目前,编程猫C端产品有平台、内容、社区、夏令营/冬令营,而B端主要向机构、公立校输出工具和内容。

调整后,编程猫将主要面向机构和公立校。对于此次转型,李天驰认为这是现在的条件成熟后的必然结果。

“很多时候企业并不是想做一件事情就能做,还要考虑当时的发展条件。而早期,大家对于学习编程都还没有概念,选择什么编程工具就更无从谈起。此外,企业也需要去验证自己的产品、业务发展情况等。“

李天驰进一步解释:“随着2017年市场的逐步变得成熟,编程猫从最底层的框架出发搭建了属于自己的图形化编程语言,研发结合原创IP的课程内容,原有的行业基础是我们得以转型的必然。”

编程猫更愿意定位为“一家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教育公司”。根据介绍,截至今年6月C轮融资,编程猫平台用户为200万,入驻国内外公立校3000多所。

现在还办法断定哪种模式最好,对于B端而言,产品是否过硬,能否顺利进校,能否快速占领市场尤为关键。对于C端而言,决定成败的因素可能更多一些,课程、师资、产品、服务等等都很重要。

2)线上or线下?

少儿编程企业在授课方式上也有不同,有线上1对1、线上1对多以及线下授课等,每家选择的路径不一样。

小码王在今年5月B轮融资后在授课形式上做出了改变,这家2016年创立之初选择从线下切入编程的玩家,当前推出了线上编程课程。

王江有告诉多知网,“线上编程课程是小范围试讲试学测试,还没有大范围推。但学生反馈很喜欢线上,并且留了作业后,作品的反馈率和质量还不错,说明课学生都听懂了。“

对于哪种效果更好,王江有初步观察到,“客观来讲,线下小班课形式更好。但是客户喜好不同,有的人是体验优先,所以选择线下课,有的人是方便性优先,因此选择线上课。“

对于未来,小码王希望“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,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。练习课程可以在线上完成,而实践课程可以在线下完成。”

不只是小码王,编玩边学最初在线上线下模式上也有一些困惑,但通过实践,很快做出了比较果断的调整,从初期线上线下混合模式,到现在完全采用线上的模式。

郝祥林指出,“创业初期就是探索到底哪种方法好,2016年底,我们验证了纯线上的方式能够教的非常好,并且非常适合学编程,所以2017年3月就停了线下“。

编玩边学的在线小班教学,一般是1对3-6,课程根据年龄和学生水平分班。

针对不同的授课形式,胡磊向多知网分析:“(线上、线下、1对1、1对多)都很有效,没有绝对的排序。决定教育公司产品好坏的肯定不是班型,课程体系质量、师资管理能力等,都是重要的因素,缺一不可。”

痛点犹存:重在教师供给端

少儿编程行业从市场端来看,还是有很多痛点没有解决。

一方面,虽然大众普遍开始接受,但是,少儿编程算不算刚需还是要打个问号。

多知网咨询了一些想让孩子学习编程的家长,他们之中有的受身边人的影响想去给孩子报名,有的觉得学编程能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,也有的觉得很酷很好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去年浙江省信息技术课程改革方案明确规定:Python确定进入浙江省信息技术高考,所以浙江地区的家长对编程课程更加关注,报名意向也更高一些。

然而,其他地区人群中,报名了的家长都是通过别人的推荐,有主动意愿的是极少数。此外,类似于方方这样的家长是大多数群体,他们虽然开始转变观念,但还没有真正报名。

很多家长也反馈,“我们看好编程教育,但是,现在孩子报了课外辅导班、英语班、钢琴等课程,排不开了,往后再看看。“

换句话说,从家长层面来看,编程的优先级远远不如课外辅导或者英语,甚至其他兴趣。

另外一方面,教师端的供给仍然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难题。

“教师资源比较紧缺,做得好了去当程序员了,做得不好的有可能教不了孩子。”

当下,小码王有150名教师团队,有近万名学生,分布在全国20个校区。今年小码王将拓展至50个校区,预计招收2至3万名学生,未来对教师的需求将会大量增加。

为了储备人才,小码王的目标是今年要在全国建立近500人的教师团队,王江有说:“虽然比较难达成,但我们会朝这个目标奋斗。我们就是老师加工厂,一批批不断培训。”

小码王对教师的要求是,首先他们都是软件工程师,都会写代码,会有初级、中级、高级的搭配和组合。“我们会对老师进行一个月的培训,如果教师不合格,就会被淘汰。”

同样, VIPCODE对老师的需求也将随着学生数量的人数而加大,这家培训机构主要以1对1为主,也有1对多业务。

VIPCODE创立8个月以来,已经完成了学习平台和课程体系的研发,服务了数百名学员,公司总人数已发展至近百人的规模,且团队仍在扩大。

VIPCODE创始人兼CEO唐亮向多知网透露:“今年全年计划培养100-150名老师,我们自己招聘,由我们的师资培训团队进行培训。”他似乎对师资方面很有信心,“我们有多年的线下培训经验,对老师的培养有比较成熟的机制。”

有意思的是,王江有、唐亮都曾供职于达内,且两家公司成员中也有其他“老达内人”,他们都从成人IT培训领域转到了少儿编程赛道。

对于教师团队的培训编玩边学同样存在紧迫感,因为全部采用全职老师,供给端需求更大,所以编玩边学没有采用1对1的教学方式。目前,公司总员工人数超过200人,有70多名教师,另外,还有约50名的教研团队。

编玩边学在武汉建立了师资中心来储备人才,郝祥林预计:“7月会有大量应届生入职,9月教师团队会超过100人,年底老师会超过200人。”

此外,编玩边学还有属于自己的教师培训学院,专门培训老师,通过考证体系合格后才能去教学部授课。

根据介绍,编玩边学的体系有T1-T7个等级,新人进来后,最快能在6-8周内拿到第一个证书,拿到后就算合格,就可以授课了。同时也要通过培训和考核来升级,比如要从T1到T2,一直到T7。

“吸引老师进来,不断培养老师”这是郝祥林的保守型打法,同时他还准备了进攻型打法:“高薪挖竞品最好的老师,这只有小班模式做得到,小班给30%甚至50%课酬提成,已经超过了1对1机构能付的课酬上限(100%),而公司毛利仍然很高”。

郝祥林认为,“保证优质教师的供给是教育行业的最大竞争力,如同VIPKID在北美外教供给端占据了优势,才能脱颖而出一样,新东方、好未来同样具备最优质师资。”

不管怎样,虽然存在一些困难,但行业整体在一步步前进。只是,少儿编程的地位暂时还难以比肩当年的奥数,也不同于风头正盛的少儿英语,行业仍需要教育用户,仍需要探索未来。

胡磊认为:“未来肯定会有一个全国性的优秀品牌,但是需要时间培育。一个优秀的教育品牌需要8-10年时间。大家要有耐心,品牌,尤其是教育品牌靠的是口碑,用资金短期是砸不出来的。”

关注领教未来官方微信,查看教育行业深度报导

A.jpg

领教未来 -- 教育品牌招商加盟专家

专注教育连锁加盟深度服务

相关文章
更多文章更多>>

400-9933-310
周一至周日24小时热线
1040728243
周一至周日24小时在线
  • 领教未来加盟管家

  • 官方微信订阅号

2018-2028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领教未来科技有限公司(www.linkedjo.com)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63252号